新产品 · 新零售—烘焙糕峰会“重新定义2017”吴晓波老师主题演讲速记

新产品 · 新零售——维益2017烘焙糕峰会“重新定义2017”吴晓波主题演讲速记资料

时间:2017510日下午15:00-16:00

地点:上海卓美亚喜马拉雅酒店3楼大宴会厅(浦东新区梅花路1108号)

谢谢主持人,大家下午好!很高兴能在上海见到大家,今天上海天气挺好的,昨天还很阴沉,今天同学们来了,你看天气就好的。我们今天讨论的一个议题叫做“重新定义”。我其实原来对咱们烘焙行业并不很了解,因为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特别大的行业,然后大概在一个小时前我碰到我们这个行业的朱理事长,他跟我讲了一个数据吓了我一跳,他说我们这个行业烘焙加上糕点,大概有六千多亿的一个市场规模,那就是一个挺大的一个市场,六千多亿是中国非常大的一个市场。然后他跟我讲说今天上午我们对面的这个展览就有十万人次,这个让我吃了一惊,我刚刚从汉诺威回来,我带了两百多个企业家到汉诺威参加汉诺威的工业博览会,汉诺威工业博览会是全球最大的工业展,大概也就十五万左右的人次,我们今天的展区面积是有十七万平方米,汉诺威今年也就三十五万平方米,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工业展了。

所以中国这个事,不能往小里看,往大里看都很可怕,这么一个烘焙你看一个展区面积,跟全球最大的工业展二分之一了,所以各位还在挺大的一个行业里。然后主办单位跟我说来谈谈烘焙,谈谈这个行业,所以我做了一个PPT叫做重新定义2017。

这些年我在中国的企业界跑,每年大概有一半左右的时间,在各个工厂、企业做调研,我有一个最大的一个感触是什么呢?就是这些年每一个行业都在一个重新被定义、重新被想象的时代。我给大家讲一个很有趣的小故事,2015年的时候,两年前,我到青岛去海尔做调研,我第一次去海尔是1991年,我大概每两三年会去一趟海尔,到了2015年的时候,海尔当时在两年前收购了日本的三洋,成为全球最大的白电企业。然后在2014年的时候,它是创业30周年,成为全球最大的白电企业,但也在2014年的时候,这家企业裁员裁了1.6万个人,他由8万员工一下子裁掉了1.6万个人,公司进行整个一个扁平化的改造。然后我到海尔去的时候,我到它的冰箱事业部去做调研的时候,他们那个总经理跟我说:“吴老师前两天我们这个张首席——张瑞敏张首席——给我们出了一个问题,什么问题?他说张首席问我们说什么是冰箱?”大家有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吗?什么叫蛋糕?什么是蛋糕?什么是水果?“他就问我一句什么叫冰箱,他说我们做了30年的冰箱了,你问我什么叫冰箱,我们就想这件事。”

我说你们想清楚了吗?现在我们有两个答案,第一个答案什么是冰箱?我们在技术上要对冰箱进行改革,就是海尔弄了一个科技团队在干一件事:冰箱里面有一个很大的成本叫做压缩机,如果有一天让一台冰箱没有压缩机,我们海尔如果能够生产出一台没有压缩机的冰箱。那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全中国所有现在现存的冰箱全部要重新买一遍,是不是?如果我们能够生产出这台东西,我们就重新定义了什么叫冰箱,(这是)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说什么叫冰箱呢?就是我们做了一个实验,这个冰箱大家把门拉开来,里面有一个格子是放鸡蛋的,放12个鸡蛋,然后他们在这个鸡蛋格子边上,放了一个传感器。冰箱有一个门,门外面加一个可触屏的一个电子屏幕,一个液晶屏幕,然后我们重新想象冰箱这件事,有一天早上,各位起来打开冰箱们,传感器告诉你说:吴先生你们家里的12个鸡蛋只剩下一个鸡蛋了,你现在需不需要买鸡蛋?你需要买鸡蛋的话,你在这个冰箱门上面去购买,今天晚上这个鸡蛋就送到你们家里来了。第二天你再打开门,这个冰箱告诉你说:吴先生我发现在过去的两个礼拜里面,你们家这个冰箱从来没有出现过蔬菜,你们一家人肯定最近这两天大便出问题了,你们需不需要蔬菜,我最近有一批有机蔬菜,刚刚上市,如果你要的话,你现在到冰箱门上去买一下,我送到家里来。

第三天打开门的时候,冰箱跟你说:吴先生,最近上海从澳大利亚进了一批龙虾,非常的便宜,50块钱一公斤,你现在要不要,要的话马上订购晚上送到你家里来。第四天你们家有人来敲门,张瑞敏跑到你们家门口说:吴先生我给你们家换一台冰箱好不好?换的这个冰箱是不用卖给你的,是干嘛的?是送给你的,冰箱不是拿来卖的,是拿来送的。然后那个海尔的老总跟我说,这样我们海尔就成功转型为一家全中国最大的农副产品配送公司,不再是卖冰箱的。有没有可能?

这就是今天你看一个做冰箱的人,开始在重新想象,重新定义这个时代,所以我在想我们今天2017年的5月份,那么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跑到上海来,我们这个商业正在发生非常大的变化对不对?在被一个时代所裹挟。

同时我们看到所有的机遇和危机在同时发生,所有的事情正在被重新定义。到明年2018年,中国将迎来改革开放的40周年,这是一个大的年份,我们今天在座所有的朋友们都是这个改革浪潮中最大的一个获益人群,被称为企业家,被称为经理人。1978年的时候中国的经济总量在全球排在第8位,比意大利多一点,是日本的三分之一;今天我们站在这里的时候,中国的汽车产业销量在2009年超过美国,2009年的时候中国汽车产业销量一千三百二十万量,超过了美国,到去年2016年,美国的汽车产业销量一千三百万辆,中国现在两千八百七十万辆,就那么几年时间里面,我们的汽车产业仍然在高速发展。中国的经济总量在2011年超过日本,中国制造业各位都知道,制造业在全球制造业的比重在2012年超过了美国,达到了19.6%。

这个是将近40年时间里面,我们非常熟悉的一个历史,但是到今天为什么要重新定义?一个很大的问题是出现了很多我们预料不到的景象,这个景象不但是我们在座的这些朋友们,中国人面临的,(而且是)全世界都面临的一个问题。所以最近我又重新在看汤因比的历史研究,昨天在做这个PPT的时候,把这句话拿出来跟大家做分享,重新在历史上看一些变革。汤因比讲过一句话:对那些与事先设计的模式不相吻合的事实要予以特殊的注意。我在想从今往后在座各位所从事的烘焙行业、食品行业我跟大家打赌,你们每天会看到很多预料之外的事情,一些你原来完全不熟悉的人会进入这个会场,会抢走你原来的那个蛋糕,所以今天我们对原来非常熟悉的东西,要保持极大的警惕性,同时对那些你预料之外所看到的那些人,那些事情要保持特殊的注意。

首先,在汤因比的这局格言之下,我们要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需要重新定义2017年?为什么一个冰箱、一个烘焙行业需要被重新定义、需要被重新想象呢?一个最关键的原因是,我们在座各位所非常熟悉的中国经济、中国产业,正在发生一个非常重大的变化,有4个让我们走到今天,让各位走进这个会场的红利——我讲完各位可以想象得到,我们就靠这4件事走进这个会场的——正在渐渐地消失。哪4个事情正在消失呢?

第一个事情叫做全球化。大家看左边这个数据,我们人类在1945年打过一个大仗,叫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完以后全世界死了六千万人,死完了以后,全企业那些很聪明的领导人在想一件事,我们以后能不能不打仗了,我们通过经济的方式来形成竞争?然后有了世界银行,有了IMF,有了WTO。

从此以后有一个名词开始出现,叫做全球化。全球化开始推动全球贸易的发展,到1965年的时候,有一个美国人叫麦克卢汉写了一本书说今天的世界像什么?像一个地球村,鸡犬可以相闻,全球贸易推动整个全球商业文明的进度。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面,大家看一个数据,全球化由600多亿的全球贸易额增加到16万亿,在这个过程中你们想哪些国家成为全球化最大的获益国?两个国家一个叫做美国,对不对?因为全球贸易的货币是用美元来结算的。第二个国家叫做中国,中国七八年以后成为全球贸易和全球制造最大的一个新的积聚地,所以美国和中国是过去这几十年来,全球化最大的获益国,但是大家看这个曲线什么时候停滞呢?2008年。

2008年美国的次贷危机转化为全球的金融危机,我不知道在座有没有做外贸的,我记得2008年2月份的时候,北京全国开两会,通过了一个法案叫做《劳动合同法修订案》,大家其实都知道,我们雇用员工解雇员工就变得没问题了。我记得全国两会开完以后,3月份我到广东东莞,东莞一个老板做梳子的,老板跟我说吴老师我们家要搬了,搬到哪去?搬到越南去,为什么?越南女工一个月工资是东莞女工的六分之一,然后大量的工厂搬到越南去、搬到印尼去、搬到孟加拉去、搬到中国的中部地区去。然后2008年中国的外贸连续三年20%开始下滑。

这不是中国的问题,全球出现这个问题。去年全球两个黑天鹅事件,第一英国脱欧、第二这个同学当选美国总统,当选以后宣布两件事,第一件事宣布如果我当总统第一天,我将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要重新(让)制造业回到美国,然后要在墨西哥建一堵墨西哥墙。从一个地球村到一个墨西哥墙,说明什么?说明2008年以后,支持了全球经济超过60年的发展的全球化浪潮停掉了,中国外贸开始下滑,中国经济在全球化的红利吃完了,这个红利消失掉了。

第二个红利,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这个名词什么时候出现的?1999年在广东的一家报纸叫做《粤港信息日报》,这家报纸现在肯定已经倒闭了,我已经很久没看到这家报纸了,估计已经倒闭了。中国制造各位你们想39年来怎么发展过来的?1978年到1998年这20年中国是通过进口替代的方式,从国外进口生产线、进口设备、进口人才、进口资金,三来一补,给外资企业以超国民待遇。

今天在座做企业的人,如果你1978年到1998年在中国地区做生意,你几乎100%做的是内贸生意,中国那时候没有外贸,没有外向型。但到了1998年发生了东南亚金融危机,1998年以后当时总理叫朱熔基开放了外贸行业,所以1999年有了一个名词叫Made in China,现在有一个长得很好看的杭州人叫做马云同学,刚才主持人讲了,阿里巴巴什么时候创办的?1999年,干吗的?B2B做网上贸易平台的。中国大量企业走出去,老板们不懂英语,大量的老外到中国来采购商品不懂中文,需要一个网上交易平台,当年的阿里巴巴。如果阿里巴巴到今天还在做B2B的生意,你说会有马云吗?阿里现在主要的生意是什么?是淘宝、是支付宝、是蚂蚁金服、是菜鸟物流——都跟内贸有关。所以中国制造的黄金30年,1978年到1998年前20年是内外后10年是外贸,然后这30年中国制造的红利靠什么支持?两个东西:(第一)成本优势: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税收成本,对环境保护不(需)要承担任何的责任。

第二规模优势:我们做成了全世界最大的皮鞋工厂、牛仔裤工厂、衬衫工厂、西装工厂、饮料工厂、手机工厂、冰箱、空调、洗衣机、汽车工厂是不是?但在今天各位你们想,各位做生意的,无论你做任何生意,如果你的优势仍然是建立在成本优势和规模优势的前提下,你觉得你有未来吗?

第一成本优势正在丧失,对不对?劳动力成本越来越高,土地成本越来越高,税收几乎没有任何的优势了,环境保护政府和民众管控越来越严。第二规模,在今天中国赚钱的是那些规模做得最大的人吗?每一个雇工在一万以上的中国公司老板,今天晚上全部都睡不着觉,因为所有的东西都是多出来的,从一台手机到一块蛋糕,是不是?中国是个严重产能过剩的国家,所以第二个优势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Made in China,走到尽头了。

第三件事情这个东西很奇怪,我想今天来的很多是做烘焙做制造的,或者做连锁店的,我来之前这个主办单位还跟我说吴老师你千万不要讲互联网很厉害,会把同学们给吓死的,但是你知道我今天告诉大家的一件事情是,互联网经济这件事情在中国红利都已经吃完了。我今年年初写了一本书叫做《腾讯传》,腾讯是1998年11月11号光棍节创办的,中国的一批互联网公司,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百度、阿里、携程、360、京东,盛大——盛大原来的办公室就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全部诞生在1998年的2季度到1999年的4季度,也就是说从19年、20年前到今天出现了一批互联网公司,这20年中国是全世界互联网最激进的国家。20年里互联网改变了4个东西,形成了4个冲击波。简单讲,第一互联网改变了中国人和信息的关系:原来我们看报纸、看杂志、看电视;现在网上免费看新闻门户。原来写封信给我亲爱的女朋友;现在发个邮件、发个QQ,改变了人和信息的关系。2002年出现了淘宝,2003年出现支付宝,从此以后互联网改变人和商品的关系。2012年出现了一个东西,叫做OTO——online to offline,今天烘焙行业如果被改变的话,应该是2012到2013年的事情,开始改变人和服务的关系,我们原来哪里去买电影票?哪里去订一张飞机票?哪里去订酒店?哪里去弄外卖?怎么打的?所有这些事情全部是2012年以后发生的事情,2014年底的时候,中国出现了一个名词叫做P2P互联网金融,从此改变了我们人和钱的关系。

你看首先改变信息的关系,第二改变商品的关系,第三改变服务的关系,第四改变人和钱的关系。这些事情弄完以后,这个世界就被互联网搅地一塌糊涂了,搅地乱七八糟了。但是你们想,到了2017年的今天,互联网已经被叫做中国产业经济的基础设施。我记得在2015年的时候,我们的总理叫李克强在北京开全国两会,提出了一个名词叫互联网+,我记得又是两会开完,我又到广东去,我到顺德去开一个论坛,就跟今天这样的来了几百个企业家,请三四个企业家在台上讨论说总理说了互联网+我们要研究一下。

一个小时在台上讨论,45分钟时间,4个老板争得脸红耳赤地讨论一件事情:到底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估计你们还在讨论这个问题,讨论了45分钟。(但)今天这个问题其实已经不存在了,因为任何一个跟互联网没有关系的企业,已经不属于这个时代了,互联网已经变成基础设施了,什么叫做基础设施?电、水、道路,电、水、道路、互联网今天都有两个共同的特点,第一它无所不在,第二它非常便宜对不对?任何一个东西它能无所不在非常便宜的时候,已经不是它能够改变我们的命运了,它变成像血液和空气一样的东西了。

今天我们请了艾总,深创投的,他们是中国非常早的一家风险投资企业。所有做投资的朋友们都有一个体会,到2016年以后,整个TMT行业的投资已经结束了,整个跟互联网直接有关的投资都已经结束了。我们现在投什么呢?我们宁可投一家连锁的烘焙店。整个平台流量已经结束了,所以经典意义上的互联网经济,已经沉为了我们中国经济的底层,中国是全世界被改造地最为彻底的国家,我前两天去汉诺威到了晚上没事干,要去看电影,我们带几个其他的朋友去看电影,导游就疯掉了,说老师你能不能早点说,如果你要看电影,我们要到电影门口去排队,今天晚上各位留在上海晚上要看部电影,你们会去电影院门口排队吗?你们会拿出一个手机到微票到猫眼去选一选,几点钟、哪个电影院、哪个位置,买了票就去了对不对?告诉大家这件事在整个欧洲地区90%以上的城市是没办法实现的。今天各位在上海口袋里大概可以不用带一块钱跑到马路上去应该不会被饿死,都可以支付宝、微信支付都可以完成,这件事情在整个欧洲99%以上的城市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你知道中国现在互联网被改造到什么样一个地步了,所以这是我们看到的另外一个消失的红利,我们走得实在太快了。

第四个消失的红利是非均衡理论的消失。中国在1980年代的时候,赵紫阳执政的时候,提出过一个国策,叫做东南沿海优先发展战略。我们的总理叫李克强,李克强的老师叫厉以宁,厉以宁被称为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是因为他在1985年的时候出版了一本书叫做非均衡的中国经济,他认为中国要改革开放要干一件事,要把毛泽东说所提出的集体主义、平均主义彻底给打翻掉,让这个国家由一碗水端平的国家,把这个桌子彻底给它掀翻,所以让一部分先富起来,东南沿海优先发展战略,国家要搞特区要搞开发区,所有这些都是把一碗水彻底给颠翻掉。但是到2017年的今天,如果我跟各位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你会举手(问)吴老师这个人包不包括我?包括我的话我觉得挺好,不包括我老子坚决反对,是不是这样的?现在我们要和谐发展,如果你今天在全国的论坛上说我们今天继续让东南沿海优先发展,中部同学会把你拎出来打一顿的对不对?

你们知道去年全中国30岁以下年轻人进入最多的城市是哪个城市吗?你们一定猜不到,那个城市叫武汉,你们知道2016年北京市的人口已经开始净流出了,2016年整个上海大上海人口净流入只有7.6万人,去年全中国房价涨得最高的城市是哪个城市?合肥,第二名郑州、第三名武汉,整个中部地区的经济活跃度正在快速发展。这个事情我们要感谢一个被关到监狱的铁道部长叫做刘志军,中国自有了高铁以后整个物流开始大规模的一个变化,整个社会开始代替发展的是一个均衡型是一个和谐型(的理论)。所以各位你们想,全球化我们很熟悉对不对?不见了。成本优势、规模优势和中国制造很熟悉对不对?不见了。让我们吓掉半条命的互联网很可怕对不对?今天已经变成基础设施了。非均衡发展理论,邓小平同志最大的政治遗产,今天已经结束了。

我们就靠着这四件事走到了今天成为了全球的第二大经济体,然后我们遥望远方的时候发觉,支持我们走到今天的优势都已经丧失掉了。当然这个事情发生的时候,又出现了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中国要完蛋了,左边这个同学保罗克鲁格曼2008年诺奖的得主,他在2013年写过一篇文章,说中国经济要歇菜了,为什么?因为你即有的优势都已经丧失掉了,然后你中国的地方债务越来越重了,人民币泡沫不可控制,增值体制改革找不到未来,贫富悬殊越来越大,这个国家有未来吗?2013年的时候,他写了三篇文章讲中国经济要歇菜,这个人很厉害,这个人是90年代初全世界第一个预言亚洲要发生金融危机的人,他是研究全球贸易的,2008年(诺贝尔奖)得者,东亚金融危机是他第一个预言出来的,然后在2013年的时候,他说中国经济将成为下一次全球经济危机的策源地。多少年时间?他用手算了一下6年。

2013年以后的6年中国经济会总崩溃,各位,今天是2017年保罗的预言大概是在2019年到2020年,各位如果中国经济在2018年、2019年、2020年中国经济要总崩溃的话,在座各位听完这个论坛以后该干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清空手上所有的人民币资产,快点买张船票或者机票尽快离开这个国家,是不是这样的?你还敢开店吗?你还敢买设备吗?你还敢招人吗?这艘大船要沉了,是不是?我告诉大家在欧美国家超过60%以上的经济学家跟保罗的想法是一样的。

当然,右边还有一个人,他已经挂掉了,103岁的时候挂掉的,他跟他的想法完全不一样。他认为中国1978年以后的经济崛起是二战以后最伟大的一次经济崛起运动,他认为中国经济在2026年到2030年之间超过美国是一个大概率事件,他2008年做出这个预言的时候,他说我已经快100岁了,我看不到那一天,我将在地下祝福中国人。然后他又写了一本书,作为研究变革的中国,是他去世前一年写的,他虽然对中国经济充满着希望,但是他说我没有办法用西方的新制度理论来解释中国经济的崛起。

大家看过那本书没有?叫做《变革的中国》,这就是西方两个观点,一方中国崩溃论,一方对中国的未来保持一定的乐观,但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乐观。我们在座包括我在内我们的智商肯定比不过这两个人对不对?所以为什么大家觉得很迷茫,觉得很叵测,是因为确实我们走在一条从来没有人走过的道路上。

我还会留在这个国家。我去年组了一个基金10个亿的规模,到今天上个月的时候,我们几个投资经理告诉我,我们已经投出6个多亿了,从下个月开始我们会组建这个基金二期继续募10个亿,然后我还带着我的团队继续研究中国的企业,说明什么?说明中国的一些观察者和实践者认为,当一些红利消失的时候,有一些新的红利正在产生,如果没有新红利产生我肯定也该去哪去哪了,就是因为我们认为有新的东西正在产生,所以我们还愿意跟这个国家一起来奋斗,哪些新东西都在产生呢?

第一消费升级。很多朋友看过我那篇文章,2015年写的,《去日本买只马桶盖》,那篇文章发了以后,我记得那年两会上我们总理被三次问及说李总理你怎么看日本的马桶盖事情,总理都问疯掉了,那么多国家的大事要管,突然要管一个马桶盖的事。2015年当我写马桶盖问题的时候,中国还没有“新中产”这个概念,那个时候互联网有一个名词叫做“得屌丝者得天下”。但是就在得屌丝得天下的同时,突然间有一批人他们认为自己不是屌丝,他们愿意买好的商品,但是他们在中国地区买不到,2015年我带的那帮年轻人80后,跑到日本去他们买什么呢?买电饭煲、买吹风机、买眼药水、买保温杯、买马桶盖。还有一个同学买了京瓷菜刀,买了12把别在腰上就回来了,我看他们很生气,这个东西中国都有对不对?电饭煲,而且都是中国最大的生产国,你干嘛千里迢迢跑到日本去买这些东西?而且还贵很多。

说明什么?到了2015年12月份的时候,中央开深改小组会议,各位记得吧?提出了十三五规划的产业改革战略叫做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从马桶盖的讨论到12月份,10个月时间,中央政府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说明什么?说明你不用忽悠中国老百姓去买蛋糕、买冰箱、买手机、买汽车,中国老百姓可有钱了,但是中国老百姓问一个问题说你能不能给我提供好的商品呢?对不对?哪个傻子到日本东京去旅游的时候愿意拎一个电饭煲回来的?我觉得疯了对不对?因为我买不到嘛,如果中国店你能够生产好的电饭煲有人愿意去为日本经济做贡献吗?所以2015年底的时候中央政府想清楚了,不要去想需求端的事,需求很旺盛,中国出现了一批新中产阶层,这批人有多少?我告诉大家,真的不知道。

马云去年年初去见了特朗普,一个大忽悠去见一个老忽悠,你们还记得那个对话环节吗?马云对特朗普说你要对我好一点,特朗普说你贵姓我要好你好?你长得好看吗?马云说你必须要对我好,因为我能救你美国经济,你为什么能够救我美国经济呢?因为我中国有3亿中产阶级。我看到新闻就在笑,我们真没有那么多人,我们真没3亿中产阶级,我们大概有多少呢?我们大概有1亿到1亿5千万,也够多了吧?大家记住一个数据,各位都是卖蛋糕、卖烘焙的,中国什么时候会有3亿中产阶级?大概率事件,记住一个年份,2030年。现在是哪一年?2017年。

2030年我们各位一定都还活着吧,我们会看到几件大概率的事件会发生:第一2030年中国的经济总量会超过美国,第二件事情2030年中国将有9.7亿人口居住在城市中,第三件事情2030年中国的中产阶级将达到3个亿,第四件事情2030年中国将进入老年化社会,30%的人口会在60岁以上。各位这就是2030年会发生的事情,也就是说从今天到十几年以后,中国仍然有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的崛起,你知道3亿人口是什么概念?3亿人口相当于日本、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加上台湾地区人口总和,就是把他们所有加在一起3亿而已。我们会有那么多的中产阶级,所以你们知道为什么中国人只要买一个东西,就可以把全球给买没了,奢侈品60%给买没了,前两天巴菲特搞那个股东大会,你们知道中国去了多少人吗?中国就有四千个人飞到奥马哈去听他的那个演讲,一个八十几岁的老头子演讲,整个现场坐不下中国人,另外批了一个分场给中国人,咱们别的没有,就人多。

然后有钱人越来越多,这部分叫做新中产,这部分人出现是支撑中国经济发展最重要的一个推动力。

第二个红利是出现了新工匠。供给端讲完了对不对?那我们讲需求端,中国的制造,今天在座的朋友无论你做蛋糕的、做瓜子做什么的,你会发觉一个问题,很长时间里面,中国消费者相信一个词叫价廉物美,中国消费者认为说我能够花很便宜的钱,买到全世界最好的东西,我从来没有看到过比这个更愚蠢的想法,有可能吗?当一个企业生存在一个价廉物美的商业世界里是很可悲的,因为没有人愿意为你的技术进步买单,大家跑进你的商店问的第一句话是兄弟你这个商品打几折?隔壁老王店卖一个蛋糕50块,你必须卖48块,你卖51块,我就到老王店买去了,然后你48块以后,他跑到那去老李家卖48块,你必须卖46块,(要不)我就到老王家去了,然后企业利润像刀片一样薄。对不对?

所有的市场都变成一片大的红海,今天因为有了一批跑到日本去买马桶盖的新的中产阶级的崛起,所以出现一个情况,在供给端的部分,原有的基础与成本和规模优势的制造业这个能力被彻底解构掉了,所以为什么会出现所谓的工匠精神的回归。2015年总理在两会报告中提到了互联网+,2016年提工匠精神,2017年提工匠经济,为什么回到制造端提出新工匠?是因为互联网变成了基础设施,消费者已经被圈层掉了,今天所有在座的各位做烘焙的朋友们,你们一定要认清楚一件事情就是,当你做一块糕饼和一个蛋糕出来的时候,你一定不是卖给这个城市里所有的消费者的,是不是?因为中国的人在我的理解中分成四类人,一类叫做屌丝,量大面广。第二类叫做城市白领,什么叫城市白领?他每年可以拿来投资的资金是5万人民币到50万人民币之间叫做城市白领。城市白领以上叫做中国的中产阶级,中产阶级就是每年可投资的资金在50万到500万左右的叫做中产阶级,第四类叫做中国的资产阶级,我们叫做高净值人群。

所以一块蛋糕摆在桌上的时候,你要问自己,我是卖给屌丝的还是卖给白领的,还是卖给中产的,还是卖给那些资产阶级的?然后不同阶层的人又因为它的审美取向出现不同的一个分割,所以中国这个世界已经彻底被分崩瓦解了,已经没有一个统一的市场了,当一个统一市场不存在的时候,各位你们认为还存在大众品牌吗?还存在大众消费吗?当大众品牌、大众消费、大众传播不再存在以后,每一个细分领域中都出现了年轻人创业的无数的机会。我不需要为全中国人服务,我甚至不需要为全上海人民服务,我只要为上海市里面某一类人服务我就够了,是不是这样的?

所以为什么今天的中国我认为所有过去的中国驰名商标、中国品牌价值榜50亿、200亿、600亿的品牌我告诉大家,在今天这个世界2017年的5月份各位走出这个门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归零了。世界正在被重组和重新定义,这就是各位的机会。中国今天仍然是年轻人创业极好的空间,因为大品牌大渠道的能力被解构掉了。

第三件事情是新技术,你看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虚拟现实、基因革命、新能源、新材料,你会问一个问题,吴老师我们就是卖块蛋糕的、做一个蛋糕的,你干嘛跟我谈虚拟现实?有关系吗?

我有一个朋友叫做丽玲(音)她很厉害,这个她在杭州做百货零售的时候,曾经做过一个店,不知道各位去过没有,杭州有一个店叫杭州大厦,她是杭州大厦的总经理。在有十年时间里面全中国所有的百货商店,单平消耗——就是一平方米的销售额——排在第一名的是杭州大厦,应该是在2013年的时候才被北京的星光百货超过,星光百货现在是平销全中国第一的,杭州大厦现在排在第二,这个第一就是丽玲搞出来的。前天我在杭州我请她吃饭,(她)见到我,跟我说吴老师不存在新零售,零售业就干一件事,什么呢?把蛋糕卖给你。

我说丽玲你可能老了,存在新零售,都是卖蛋糕都是卖铅笔,有什么区别呢?今年年初亚马逊推出了一个百货店叫亚马逊购物,他们给我看了一段视频,就跟7-Eleven这样的一个店,区别在什么地方?当一个消费者走到这个亚马逊购物门口的时候,人脸是被系统,一扫描你的脸它就可以识别说你是不是亚马逊上面的消费者,你是一个新的还是注册过的。然后你进到这家店以后,看到一个蛋糕他就告诉你说,这块蛋糕在亚马逊上面的评价是多少,相关竞品是多少,跟你购买过的关联度是多少,然后你要买这个蛋糕两个选择,第一你现在把它拿走,第二它可以帮你配送到家里去,当你离开亚马逊购物的时候,你不用付任何的钱,因为移动支付都已经完成了。

各位你们脑补一下这个事情,看上去就是跟7-Eleven一样的百货,你还是进去买了一块蛋糕,你觉得这个还是原来的那个零售过程吗?整个消费者的关系,消费者跟商品的关系、物流的关系和支付的关系都已经被彻底改变了,而所有这些变化都跟这些东西有关系。所以即便像我这样写作的人,包括在座的各位,都会发觉这些新的技术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去年年底的时候,我到一家公司叫科达讯飞去做调研,这个是中国语音识别系统最好的一家公司。我去了以后,那家公司跟我说吴老师你给我一些你的语音录音好不好?我给了他八个小时我演讲的录音,弄完以后过了几天给我放了一段录音,他们用机器生成的方式,用我的语音可以读我所有的作品,可以读《大败局》、读《激荡30年》、《三国演义》、包括《金瓶梅》。

所以即便像我这样的写作者,我的世界也正在被重新地再造,看到我朗诵《金瓶梅》大家都挺高兴的是吧?

第四件事情新居住,居住也正在发生重大的变化。我前面讲了到2030年的时候,中国会有9.7亿人口居住在城市中,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未来中国大量的人口会往城市中所聚集,如果中国有9.7亿人口在城市中,根据城市人口分布理论,中国需要8个两千万级人口以上的城市,16个一千万以上人口的城市,32个500万人口及以上的城市,64个250万人口及以上城市,才能够金字塔式的构成中国城市人口结构。然后人口向东南沿海、向中部地区做一个大规模的转移,同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居住在像北京、上海这样交通又堵、成本又高、空气又差的城市中,他们愿意分布聚集在一些特色小镇中,然后中国的中产阶级人口,会随着东南西北气侯的变化实现一个候鸟式的居住,所以各位在这个意义上,人跟一个城市和一个房子之间的关系,在未来会发生一个巨大的变化。

所以房地产仍然会成为中国产业经济发展重要的一极,而同时老年化人口会越来越多,变化会越来越大,所以这个就是我们看到的第四个红利,新居住。所以你们看一些旧的红利在丧失的时候,一些新的红利正在诞生,我给大家讲的其实是一个正在发生的变化,那么在这些重新变化的过程中,我们重新回到我们这个行业,烘焙行业,我原来以为这是一个很小的行业,现在我知道这是一个挺大的行业,我们就在想,在这么一个新红利诞生的时候,新的变革诞生的时候,我们这个行业怎么重新想象呢?我在一开始跟大家讲过,海尔在重新想象什么叫做冰箱对不对?那么我们今天实际上有机会各位重新想象什么叫做蛋糕?什么叫做饼干?

我想这些事情是大家可以重新去想的一些事情,第一重新想象消费者,谁是那些买我们蛋糕和买我们饼干的人,我认为他的面目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了,他绝对不是一张脸你们相不相信?他是有无数张脸,他因为年龄、因为审美、因为收入的不同,而彻底被圈层化,绝大多数的品牌将为圈层人服务,所以在今天做一个全国人民都喜欢的蛋糕,这件事情我认为已经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第二件事情我们要重新想象产品,4月底的时候在杭州举办过一场互联网+的论坛,我是主持人——过一会儿我也会为大家再组织一场论坛——那场论坛坐在我旁边的是宗庆后,旁边马化腾、再旁边联想的杨云庆,再旁边北京大学的周其仁。我就问宗庆后一个问题,我说如果马化腾的女儿明天过生日,你娃哈哈有没有可能为他的女儿定制一箱饮料?这个饮料上写什么呢?写“祝女儿生日快乐——马化腾”。有没有可能?我问宗庆后,宗先生第一个反映是什么?说晓波你们开玩笑也不能开得那么大,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有可能发生吗?这件事情必须要发生,对不对?如果马化腾需要的话,必须要发生,然后问题是你的技术上能不能实现。我刚刚从汉诺威回来,我告诉大家在技术上100%现在完全可以实现,生产性的柔性化,所以一块蛋糕有没有可能被定制?当一个蛋糕被定制以后,你会想一件事情渠道需要被重新想象,我们现在要不要开店,我告诉大家一个数据,在座朋友很多都开线下店的,最近有一家公司叫做三只松鼠,卖坚果的,很厉害的。2012年创办的,现在就IPO了,我是看它的IPO招股说明书的公开资料,2016年销售额到了44个亿厉不厉害?2012年创业2016年销售做到44个亿,80%的货在天猫商城卖掉的,你知道他在天猫商城卖货,他交给天猫的钱——渠道费、流量佣金费、物流费占他整个成本的60%,说明什么?说明单纯意义上的电子销售时代已经结束了,马老师可比你的那些店主还要狠,他拿走你60%,这已经是中国做的最好的一个坚果类品牌了。

所以要不要开线下店?一定要开线下店,但你还能用原来的办法开线下店吗?渠道一定要被重新想象,无论是线上渠道还是线下渠道。

再接着定价必须要被重新想象。在我的观念中什么叫做新经济什么叫做旧经济,我个人认为无论你做任何东西,无论你做手机的、做汽车的、做一块蛋糕的,如果你的产品销售的定价和成本强关联的话,我告诉你我认为它就是旧经济,未来真正的新经济一定是产品的成本和销售定价必须要脱钩,必须要摆脱成本的定价,所以我们要重新想象这块蛋糕应该定价50块钱还是150块钱,凭什么他卖150块钱,是不是?这个时候你整个市场就会被打开。

最后一定要想象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我们都是做蛋糕做烘焙的,我们的核心竞争力一定不是我们能做出一个蛋糕,一定要重新想象,为什么在这条街上我做这个蛋糕店,我的生意会比旁边的好?重新想象。

所以我们说2017年进入到了一个非标的时代,所有标准化的生产、规模化生产的能力正在被瓦解,而所有的产品从冰箱到我们的一块蛋糕都需要被重新定义。

最后我给大家分享一句话,上个月去了威马,这个是我青年时候就非常喜欢的偶像,我在威马到了他去世的那个房间,真的是很感慨,刚刚回来。尼采,这个德国的哲学家讲过一句话,我觉得在今天非常适合在这个场合分享给大家,尼采说:那些即将消灭我们的东西,让我们产生恐惧的东西,也就是我们需要克服的东西,将使我们变得更加的强大。祝大家度过一个成功的2017年,我的演讲完了,谢谢大家!

以上内容来源于现场速记与网络资料,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来源: 萧龙SEOER-深圳网站优化/百度推广营销顾问 (www.xppseo.com) (微信/QQ:xppsem) 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上一篇:
下一篇:
图片描述

抢沙发

昵称*

邮箱*

网址